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有关于梦想

前段时间,看了一部自拍的记录电影《待业青年》。

里面提到一个血淋淋的事实,那就是我们的梦想早已不复存在。

小时候,我也有过梦想。

我记不起来我的梦想了,但是我那时肯定有过梦想。

比如听大人描述外面的世界,我想我一定要去看看海一定要去坐船一定要坐火车。

当然,在一般的人看来,坐船肯定不能算是梦想造船才算。

 

现在我能记起来的一个很强烈的期盼,就是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我想要一台电脑。

一切都源于我二叔和我幺叔跟我描述过电脑之后,我就开始迷上了它的神奇。

而且那个时候,我还天真的认为,只要学会了打五笔字就可以侵入白宫或者五角大楼。

所以,别人在背思想品德和自然的时候,我在背字根。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囧。

在我还订不起专业的电脑杂志的时候,我可以把小学生天地上关于电脑的知识剪下来做成一本一本的。

如果这能称之为我的梦想的话,我想它有一个好处,它对我人生的激励显而易见。

至少,没经历过任何正统的计算机教育和专业电脑培训的我,现在有这么一个博客小站,这都是缘于对电脑执着的好奇。

 

我的梦想都很难让人理解。

比如我小时候就写过这样三个梦想还想为之奋斗。

那个时候某轮子功盛行,我就想写一本传世之作,然后让它的所有教众拜读之后改邪归正。

第二个梦想就是吸毒,然后自己不靠任何外力自己戒掉。

第三个梦想就是让自己感染艾滋,并战胜它。

在后来好长一段时间之后,在我做过可行性分析之后,我觉得我的梦想就是扯淡。

 

所以,我的人生就是扯淡。

 

梦想,肯定是每个人都有的。

就像所有人都鄙视寂寞可是每个人都会寂寞一样。

我就不信在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你不会想起你最初的梦想。

其实我的梦想,已经没有那么远大。

说得肤浅一点,我只是希望每个周可以抽点时间打两局CS每个周可以看一集迷失就差不多满足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项,必须包含中文,不能提交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