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命贱一点有好处

命贱一点有好处
这让我现在都还觉得我现在过的日子都是赚出来的

某一个夏天的下午我在几米深的水里差点被淹死
被救起来的时候我两眼都翻白了

某一个阳光耀眼的中午我从两丈多高的地方跳下去差点摔死
我二叔告诉我那地上都被我摔出十几厘米的坑了
我呼吸已经没有气了
我二叔把我抱着揉了一个多小时硬生生的把我揉活了
也许是阎王不要我吧
我想想那个时候应该是四岁

某个阴天的某个时候我在我自己绑的秋千上荡来荡去
结果那树枝断了
我以抛物线的形式被抛出十几米开外
我爬回家的时候我妈妈说我张大嘴巴喊可是一点声音都喊不出来我的呼吸她们都已经感觉不到
我妈用力的揉我还用力扇我耳光用力锤心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几个小时后我醒过来了
命太贱吧

两岁的时候我还在襁褓里的时候
我还被一根从二楼掉下来的圆木砸过
那根圆木就连现在的我和我爸爸抬着都还有点吃力
我妈哭了一下午我妈说她一点都听不见我的声音也不哭也不动只有很轻很轻的呼吸
我现在看到那些小孩子打个针就疼得哭天抢地
我心想跟老子小时候比起来你那点痛算个屁
我妈就说我小时候打针就不怎么哭剃头发也不哭
那时候好多小孩子剃个头发也要哭得死去活来!

也是差不多四岁的时候我跟一姐姐去山林里摘野果子
她从四米多高的树上扔了一根树枝下来
那树枝上确实很多荔枝
我就屁颠屁颠的去接
我没接住那树枝直接插到我的脸上
直到现在我的脸上都还有一个隐隐约约的疤
要是她再往上扔两厘米
我妈说我的眼睛就没了可能命都没了

也许是我四岁之前经历了太多
所以我到三岁多的时候才能开口叫妈妈
我隐隐约约觉得我爸妈他们可能从小就指着把我当一个哑巴来养了
我现在口才不好你们不能怪我啊
我能开口说话就已经很赚了
我他妈这辈子本来应该是哑巴的啊

我左手断过三次
第一次断得比较轻松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天色很好的傍晚
我们一群小P孩在那里玩跳山羊
轮到我跳的时候那个“山羊”突然蹲了下去
等到我回过来神的时候
我左手的肘关节已经向后弯曲了大概120度的样子
现在想起来就丢人啊
又不是打架弄骨折的又不是见义勇为弄骨折的
真是一点英雄气概都提不起来

事实上我打架的时候见义勇为的时候却都只是皮外伤
正是因为如此
发生在我身上的几次骨折都是源于自己精力分散导致的意外
所以我都不好意思描述后来的两次骨折了
你能想像我只是因为好奇爬上好几米高的岩石上摔下来的样子吗

长大一点就消停了很多了

倒是初中有一次
我感觉离死亡那么近
我坐在一个木桥上睡着了
大约有三米多高桥在我睡着睡着的时候居然断了
莫名其妙地就断了
我整个身体就往后掉了下去
头朝下
等我的头接触到下面尖尖的石头的时候
我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可是已经来不及做什么身体反应了
那一瞬间就一瞬间我头脑中闪过很多画面
然后有一瞬间的幻觉(那幻觉好美妙我居然在那一刹那眼中浮现起我初中的女朋友)
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跟很多文学作品里描述死亡的情景太相似
所以现在想起来在那幻觉消失的那一瞬间之后的黑暗,好可怕
我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了
我妈后来跟我说他们就在旁边一边干活一边聊天等到听到“咚”的一声就发现我和桥都不见了……
我觉得这次意外对我的影响比较大
我的伤情肯定比被诊断出来轻微脑震荡要严重
因为我真的很多事情记不起来了
到现在我的头项上还隐隐约约的有一点小疤

所以在后来某个时刻我脑中闪过自杀念头的时候我老是会想到掉下桥那一瞬间
我想都是差不多的样子吧,我就要活下去
我从来不避讳谈到我高二以后的心路经历
我是想过自杀过我是想过辍学过我是想过出去混社会我是想过偷东西
我还想过杀人呢
就是在课堂上无缘无故扇了我一耳光两个周后回家我妈都还看到五个手指印的那个老师
这些心情有什么谈不得的

所以如果有一天
我不再出现
请忘了我
可能保佑我的神明已经收回成命……

PS:亲身经历,如有雷用,纯属命比我还贱(以上事实,请咨询我妈妈)

  1. 围观者  Windows XP Google Chrome 10.0.603.3说道:

    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项,必须包含中文,不能提交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