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郁闷很悲伤...也许我都不知道为什么... 我在喝酒在...一个人...被那些同学夸大了...其实没什么的...就是一个人喝点酒嘛... 还是谢谢你们的关心了...今天吃晚饭时候跑出去了...小明他们舞指琴行在做活动...先不知道...吃饭的时候听到了...然后吃完饭站得远远的听... 贝司...吉他...架子鼓...都很震憾的说...就是音响效果差了点... 琴行从舞指改名为非耳...跟非耳合并了...呵呵...不知道为什么... 当时旁边有两个人走过去...那男的说..."真是噪音"...那女的没什么反应...因为我没听见后面的话.. ···

去漳河走了一转... 就在码头周围转了一下... 没坐船也没去观岛... 没怎么游... 其实这就差不多了... 国庆本来是要去宜昌的... 本来他们不去了也是可以去得成的... 过几个周了看他们什么打算... 主要是去蹦下极... 我有恐高的...没跟别人说过... 看敢不敢往下跳了... 抱着一点就成了...那就是跳下去不会死就成了... 去了要做得跟别人第一次不一样才行... 漳河啊... 还行吧...空气比较城里好多了... 跟我们那差不多...但还是要差...

真不好意思...英语快考级了... 真不好意思...报了个6级... 真不好意思...得跟字母过日子了... 真不好意思...又要无耻的把Qz回复给限了没时间回了想来想去不能限的... 真不好意思...又得宅在寝室了...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字母...我们招个呼吧...虽然我早就认识你可是你从来目不斜视... 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单词...我们吃个饭吧...虽然我天天记着你的名字天天画着你的样子你从来高傲的昂首挺胸... 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语法...我们拉个手吧...虽然我夜夜牵挂着你把你从头想到脚你还是如此模棱两可... 亲爱的 ···

-2008年10月03日 05:09 于利川。昨天走的时候下大雨小明努力的说我回家要被雨淋无所谓的坐在车里再大的雨那都仿佛一种乐章他们不知道那些大雨都是来饯行的然后大雨从荆门下到了利川如影随行耀武送我上车的时候很闷热我在想也许没有人来送可能走得轻松一些带着告别离开然后重逢轮回一样的聚散如此经年只是大家都没有伤感不是因为看得轻而是看得轻而不感觉有尴尬难怪立伟走的时候坚持要我们不去送他走之前的前一天我们在一起吃饭大家都很轻松的说话记得端午节的时候去小明家里吃饭那天我看你们都醉了那天聊得比较多大家都在聊未来关于未来每个人都有打算而我如此彷徨只想完成一 ···

呵呵...这两天挺难受的...想了蛮多...不说什么... 什么也不能说也不想说也不去说...有心情的话写写日记啊什么的... 嗯...就这样吧... 还有些朋友在关心...谢谢你们的关心了... 先闭几天...挺自闭的一直都...话也不多...别人说什么都说随意...喜欢清清静静的... 牙虽然蛮疼...那都是小事...一个牙能疼得死人啊...比这再大的苦难都经历过...这算啥... 不过一想到这些年来的有些事啊...牙可就要疼起来了...酸酸地疼...挺难受的...酸酸的疼啊酸酸的疼啊...有时候都快酸到眼睛里去了... 都这样的了...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