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来源:联合早报
新加坡《联合早报》日前发表文章,题为《苹果公司产品链的最低端为什么是中国?》,作者钟布,任教于美国宾州州立大学。文章摘编如下:

苹果公司名为 iPad 的平板电脑四月开始送到美国消费者手中。总的来说,无论专家还是普通消费者对它的反应都是好评如潮。这款 “神奇而具有革命性的产品” 尚未在美国之外上市销售,但一些中国和欧洲的消费者已经等无可等,纷纷从亚马逊网上商店花高价从美国购买。同时这款新产品的水货和走私品也开始登陆亚洲。

只要拿起 iPad,你会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全然不同的互联网世界。有人认为,它将给全球出版业和新闻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一个合理的问题是:这款产品的背后是谁在打工?目前一台 iPad 的最低售价是 499 美元,最高售价为 829 美元。业内人士指出,售价 499 美元的 iPad 成本仅为 219.35 美元,其平均成本为 260 美元左右。它最贵的元件是 9.7 英寸的触摸显示屏,由韩国 LG 公司制造。LG 要为 iPad 生产 1000 万个触摸显示屏,订单总价为 8 亿美元。目前苹果又与韩国三星签订了总价 2.4 亿美元的合同,三星将为 iPad 提供 300 万个触摸显示屏。

苹果为什么会选中 LG 作为这个最重要元件的供货商?LG 显示屏总裁权瑛秀在一次股东大会上透露,最重要的原因是 LG 在制造触屏中拥有的平面转换技术(ISP)。这项技术不但能够给苹果平板电脑带来清晰的图像,稳定鲜艳的色彩,而且还有高达 178 度的宽广视角。配合 LED 背光显示技术,它还能够大大节省电能消耗,令 iPad 电池一次充电使用时间达 10 小时以上。

接下来的打工者是组装公司。和其它苹果产品一样,iPad 的产地说明标注为:“苹果加州设计,中国组装”。如果据此认为中国工厂或工人也分到一杯羹,那就错了。苹果雇用的是数家台湾公司。这些台湾公司在大陆设厂最后让大陆工人完成了组装。那么苹果公司为 “中国组装” 支付了多少劳务费?一个名叫 iSupply 的公司说,苹果付出的 “中国组装” 费为每台 11.20 美元。组装费的大头无疑由台湾老板拿走,实际留给中国工人的可能已经微不足道。其实这也不是新闻。去年苹果公司的一种带视屏的 mp3 播放器,售价 149 美元,付给中国的装配成本仅 5 美元,苹果公司所得纯利润高达 90 美元。

从这款苹果新产品的产业链可以看到,苹果凭借自己的原创设计拿走了利润的最大头,韩国公司凭借其掌握的技术也获得了可观利润,台湾公司拿去的只是小头,而中国工人得到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利。不难发现,这个产业链上拥有原创技术和专利越多,获取的利润也越高。苹果公司和台湾人开的加工厂的利润差额高达 20 多倍,更不知比中国工人的那点微薄收入多了多少倍。更糟的是,这些产品从中国运往美国销售后还要把贸易逆差的棍子打在中国身上。中国工人拿到那点微不足道的辛苦钱后,计算中美贸易额时,中国要承担向美国出口了每台 278 美元的货物的名声。

中国人一直以最勤劳,最聪明的民族自誉。拥有聪明的民族和制造业大国头衔的中国为什么只能处于产业链的最低端?为什么中国的创新研发能力远不如欧美强国,近不如邻国韩国和一海之隔的台湾同胞?在生产制造环节上的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和终端零售这六个环节,无一掌握在中国人手里。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当山寨和忽悠成了中国的强项,创新和研发只能落荒而逃。山寨产品能够畅行无阻之时,没多少人会认真对待创新与研发,同样也不会有多少人对知识产权感兴趣。就像山寨和忽悠需要一定的制度才能繁荣一样,创新和研发更需要制度的保障。没有科技创新,中国永远只能停留在产业链的最低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