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不行不到,事不为不成

集成电路

这是我的事业不是我的理想,也不可能是我的爱好,也不可能是我的情人,这是我的生活,我的证据,我的无奈。

这成攀比成了往后的笑谈,心智的稚愚加上不自量力,可组成这个可笑可怜的故事。

爱好不是正直的理想,到最后都是孽障,一一还与你。

可要默默地走出很多地点,不是旅游,甚不是旅行,更不可是为了拍几张照片。人生透析的部分是在告诉我诫去这些俗成的作怪,心安定下来,去安慰自己,去体验格外的天空,在更进一步可忘却美食,忘记地点,忘记彼时站在何处。

我往以的不安分,随处游走,最多也不过是一场认识新地标,新房子的盲目迁徙而已。内心黑暗是本体,本末不移,光明永在脑后。

除了单调的行程,我不在怀念那些故意远走的里程。这味作料在我心间已慢长成发霉的细菌,我可随时丢弃。远走的定义不在是风景,更不能是这低下的散心,也不能是单一的满足某些诱惑的私心,或也不能是考查需得到的证明。远走应是一份事业,来日方长,便知内心的天涯海角。

抱着酒瓶子哭,哭这遭遇,叹这无情的离人,啜泣这门乱气的结合。

好比这报应,婚姻便是报应,好的良缘,一辈子感激美满,一份恶的缘,便能让人一辈子惨苦凄凉。姻缘是上辈子的缘续,上辈子的血海仇人,这生便统统还给你,想如何躲避都是徒然。

意念毁去,性格毁去,教养毁去,对峙这场变质的生活,可笑,可悲,可苦,可哀,找不到万年的树,却可寻万年的种子,而有万年的人,却怎么也寻不到万年的心。

阳光直射躯干的时候,脸面的油光影着天机。我在深夜里努力想搞明白人生的某些真谛,却在酒精的浮沉里飘飘荡荡。喜欢研究古老的大道理,它治愈了我一些奇难怪症。

把身体算成单一的甲子,灵魂放逐,这种选择,周围大能接受,这些人狠,原因是不讲道理,而我想着的却是身体灵魂都可变成单一的甲子,不卜生死,也可不看黄道吉日。这厢矛盾害得我二十七岁了也得战战兢兢。

最近看《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林徽因的四月天啊,徐志摩的康桥啊,金岳霖的难得糊涂啊,梁思成的成道啊,这那有对错啊,这美得让我眼睛湿润,这上辈子得要积多少的善缘,方可修成这般优美的正道啊!

知道内心始终有道明亮的光在指引我,就幸福得暗自窃喜。这些身边世风日子,跟我现如今也紧密的连在一起,希望可以理解我,别让我故意忘记本性,做个时常变幻的魔鬼。我仍然得努力修养,修到慢慢知道自己不是魔鬼,修到放下一切,拿起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项,必须包含中文,不能提交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