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专列》

  • 丁可 / “郑西坡”

这是您唯一的一次乘车 母亲 您躺在车肚子里 像一根火柴一样安详 一生走在地上的母亲 背着岁月挪转的母亲 第一次乘车去旅行 第一次享受着软卧 平静的躺着像一根火柴 只不过 火柴的头黑,您的头白 这是您第一次远行 就像没出过门的粮食 往常,去磨坊变成面粉的时候 才能够登上您拉动的老平板专列 我和姐姐弟弟妹妹陪着您远行 窗外风光一闪而过 您抬头看一看 你怎么躺着像一根火柴一样 终点站要到了 车外是高高的烟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