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人问过我理想是什么了。 问得多了。 我就懒得回答了都。 所以越懒得回答我就越不去想我的理想。 慢慢的我就把我的理想忽略掉了。 直到我完全记不起我的理想。 然后。 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我想我肯定是有理想的。 只是没有被唤起。 你说你要去搞个乐队玩玩。 你到底是搭上几个文艺青年还是勾搭上几个文艺青年哈。 虽然我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确定。 但我还是支持你的。 弹得那么好的钢琴。 确实是不甘心一辈子做一个钢琴老师的。 你说你要搞创作。 要走创作才女路线。 这直接导致我听了一晚上陈绮贞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