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火更旺了,年猪肉挂满了整个墙壁。母亲里里外外地忙着。老家地习俗,要备至豆腐,汤圆,豆皮什么的。母亲得去邻下借压制豆腐的木框,我和父亲都乐呵着。过年,其然快乐! 这些年前, 这些年后, 做了人父,漂泊,流离在别的地方。难说是为了前程,还是为了梦想,且说是为生活罢了。 乃依旧这个时间里常想起那架老犁口和往年的老黄牛。母亲期盼的眼神,父亲斑驳的大手时常在梦里相伴。 今天送母亲回家,爱人也还有一周放假,我和儿子这段时间里得相依为命了。 听讲,老家又下雪了,老家今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