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酒 下的文章

以前写过《喝酒那点事儿》 现在想写写抽烟那点事儿 烟酒不分离嘛我抽烟从来只抽一半 中华九五之尊1916什么的都只抽一半 以前我妈看我抽烟抽一半 她老人家表示很无语 一方面她担心我身体,所以觉得抽一半挺好 一方面她又觉得一根烟只抽一半比较浪费其实我有很多特别的习惯和观点 比如我抽烟只抽一半 比如我睡觉要开灯 比如我坐公车要坐我专座,要不我宁愿站着我抽烟也没有烟瘾 抽烟对我来说就像吃苹果 如果手边刚好有一个苹果 那我就吃了 如果手边没有苹果 我不会为了要吃苹果而专门去买苹果 抽烟也是一样 我不会为了抽烟而抽烟 就像喝水一样 抽烟是一件自然的,随机的 ···

已经不止一个朋友跟我说过 没有我一起喝酒那真是没劲 但是坦白的说 我真不喜欢喝酒 说我喝酒厉害那也是以讹传讹我喝酒不上脸 而且不发酒疯 喝高了也不狂 反而特别冷静 举止镇定不抖不溅 所以别人才会觉得我喝酒厉害吧 这是假象这是假象这是装出来的假象啊 不过一般人倒是不敢整我 因为我有范儿啊 是人不是人我都陪得起 哈哈,这可能是重点我喝酒只醉过两次 喝醉了的滋味那确实真不好受 醉和吐这是两回事 因为喝酒后吐了会很舒服 有时没喝醉也会让自己吐一下一次喝醉是还在上学的时候 寝室老二过生日 然后老四用红星二锅头兑红牛 其他几个人没经验 喝着觉得口感好就一杯 ···

炉火更旺了,年猪肉挂满了整个墙壁。母亲里里外外地忙着。老家地习俗,要备至豆腐,汤圆,豆皮什么的。母亲得去邻下借压制豆腐的木框,我和父亲都乐呵着。过年,其然快乐!这些年前,这些年后,做了人父,漂泊,流离在别的地方。难说是为了前程,还是为了梦想,且说是为生活罢了。乃依旧这个时间里常想起那架老犁口和往年的老黄牛。母亲期盼的眼神,父亲斑驳的大手时常在梦里相伴。今天送母亲回家,爱人也还有一周放假,我和儿子这段时间里得相依为命了。听讲,老家又下雪了,老家今年的雪甚是高昂。和父亲的电话亦很少有激动的情绪了。父亲讲:“还是回家吧!”接着又说:“负担大,也得实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