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谈的话题没什么敏感的」 ——That’s the problem

为什么你谈的话题总是那么不敏感?

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

只有太监才不会谈论性生活, 只有僧人才不会谈论酒肉, 你又不是太监。

就像近一年来的水果迷局, 只听到很多人抱怨吃不起水果了, 几乎没听到有人说起「为什么」。 好像人们也不关心为什么。

有的人, ——当然我没说你, 从来不关心时政, 从来不关心科技, 从来不关心文化, 觉得过好自己的就可以了, 直到有一天, 发现自己赚不到钱了, 仅靠自己的收入也买不起房买不起车, 甚至都吃不起水果了, 突然发现连自己的小确幸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