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说过一句话: 我惟一确定的,就是我的不确定。 然后被人记下了

其实人生是充满定数的 人生的所有意义在我看来,就是选择,无时不刻都在选择 大到从事什么样的工作 小到晚饭吃什么菜 过马路走左边还是走右边 女朋友走累了是背她还是抱她 手机快没电了要不要充电,是座充还是直充 电脑要不要重启 存钱选工行还是农行 这些充斥我们生命的就是——选择

既然如此,为何我还是一个深度宿命论者呢?

因为在我看来 所有这些选择和改变都是被命运安排好的 一切都已注定 因为你的选择也是命运让你如此选择

所以,我从来就把自己看得很低,看得很轻 任何人都可以把我踩在地上,只要你没踩疼,你把我踩成照片了我都不会介意 我坚信,我们所受的苦,只是种历练 而眼中的泪,就是心中的彩虹。